闪文书库 - 都市言情 - 顶级团宠:我在兽世当国宝在线阅读 - 参观校园!了解世界!

参观校园!了解世界!

        师生大会结束以后,虽然对于所谓校庆日还抱有腹诽,但更重要的是按照课表去上课。根据邮箱里的课表来看,萧星星在安尼摩大学的第一堂课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类历史学……”而且还是必修课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轻轻念叨出声,稍微感到了一丝晕眩。已经隐隐感觉到帮她选课表的人都有何用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离上课还有一个小时,要先在校园里逛一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逸恩俯下身问道,蓝眸平和似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确是想去逛逛的,但是如果随意走动的话,会不会有引起骚乱……也许是疑虑全部都写在了脸上,白狼先生语气中染上了几分无奈:“这个时间点是大部分动物们的种族疗养时间,校园内暂时不会有太多闲散人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词语,萧星星曾在课表上看到过,填在了10—11时的空格里,但她课表上的这一格是红色且画了一道斜杠,应该是代表她不需要这个行动。她眨了眨眼睛,问道:“疗养时间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骆逸恩没有不耐烦,耐心解释起来:“疗养时间简单解释的话,就是动物市民们可以解放天性,舒展本能的一个解压活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身为人类的您应该不理解什么叫做被天性和本能控制身心的感觉,但对于动物市民来说,如果压力积累到一定程度,很可能会被血脉当中的种族天性控制,做出各种违法乱纪或影响市容的恶行丑行,所以解放压力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都会进行什么样的解压活动,简单举例的话,那就是让狼族对着月亮灯肆意地吼叫,让猫族尽情对硬纸皮破坏或者少量摄取猫薄荷,让马族绕着后山跑几圈或是让鼹鼠族在模拟土地里打洞……都是针对各种种族制定的解压活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学校之外也有不少专门用于展开解压活动的疗养会所,费用比较高昂,很多市民都是憋到极致了才会去疏通一次,一般情况下最多坚持一个月。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骆逸恩顿了顿,不知为何眉间的神色松了松,似想到了什么能使人会心一笑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的声音唤回了有片刻晃神的白狼,他握起拳头放在嘴前咳了咳:“咳,没什么,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趁着这段时间,我带您去参观一下校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星星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,跟在白狼先生身后看着他从西裤中露出来的大尾巴,跟他的毛发一样,洁白的像是月光,蓬松的像是棉花糖,正有规律地左右摇摆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按他说的那样,动物们都需要去解压的话,那他呢?骆逸恩已经在她身边待了半个月了,她一次也没有见过他对着月亮嚎叫或是疯狂奔跑的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想着她便直接问出了口:“那你呢,你不需要进行疗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前方挺健的身躯一顿,那双大耳朵也随之晃了晃。他摇摇头,声音淡淡的:“我暂时还不需要,谢谢您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,只要贴身护卫的工作没有结束,只要还待在人类身边,他以后都可以剩下一笔去疗养会所的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

        安尼摩校园占地面积非常大,光是教学楼就有三座,每一座的建筑风格都不尽相同,据骆逸恩介绍,三座教学楼是按照海陆空三大种族分类来建造的,寓意是无论你来自天空大海还是陆地,在这里都能成为拥有相同抱负的大团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且学科之多之杂,一共有32个院系和68个系,除了一些人类社会就有的专业,还多了好一些萧星星第一次听说的专业,比如罗普之前提到的肉食学,动物社会学,人类历史学,飞行学,美毛美甲美角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宣传手册笼统展示出来的大列就看得人眼花缭乱,如果再分得很仔细一点,那这张小小的宣传册就印不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仅如此,学校里的课程还分有日课和夜课……日课不用解释,夜课的话,主要是准备给一些夜行性的,不能见太阳或高温的学生。因为生活习性和生物钟不同,普通的学生很少见到上夜课的,而且他们的教学楼和宿舍——”骆逸恩指向远处的山上,那里坐落着群楼和一座像是城堡一样的建筑,“在安尼摩二区,有一段路途和山路,除非是有特别紧急的事,二区的学生都不会离开二区的区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神奇的感觉……!萧星星远远眺望着那座城堡一样的高楼,从骆逸恩提到有些动物不能见光开始,她的脑海中不禁勾勒出吸血鬼啊,僵尸啊之类的奇幻生物……再加上那座城堡的模样,她觉得自己的猜测没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都这么魔幻了出现个吸血鬼什么的也一点都不奇怪呢!

        骆逸恩带着她走过了操场、体育馆、图书馆和食堂后,萧星星已经觉得自己有一些走不动了。这个学校实在太大,人类的操场一圈只有400米,而这里的操场……萧星星愿意用草原来形容它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让她在这个操场跑上一圈,她会直接去世的,物理意义上的去世。

        骆逸恩察觉到了她还是急促的呼吸和疲惫的神色,于是停下脚步,但是停得过于突兀,导致少女直直地撞上了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骆逸恩心中一惊,连忙蹲下来仔细检查她的情况,带着手套的大手轻轻摸了摸她的鼻子,同时还见到了那盈眶在眼中的泪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!很疼吗?”一见到她哭了,骆逸恩自责得恨不得以死谢罪……居然伤害了自己的护卫对象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唔……也没有很疼。”少女吸了吸鼻子,随意地用袖子擦掉了鼻子酸胀憋出来的眼泪,这才发现眼前的白狼先生吓得耳朵都压成了飞机耳,一副天都塌下来的表情盯着她看。为了安抚他,少女握住了他的手腕,袖子和手套中间唯一露出来的一小块皮肤,有一层薄薄的绒毛,手感结实紧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拉着他的手在自己鼻梁上蹭了蹭,歪歪头腼腆笑道:“看吧,这样就一点都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仿佛有一颗石子砸入湖面荡起层层叠叠的涟漪,心头泛着一股酸酸胀胀的感觉——骆逸恩拼了命地忍住想要当场吸人类(?)的冲动,硬是绷住了标牌扑克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非常……感谢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咬牙切齿地说着,沉重地像是刚跑了几千米回来。可是在萧星星看来,这只大白狼还是不太开心的样子,她想让他打起点精神来,但是要怎么做呢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想了想,踮起脚尖,抬手摸了摸白狼先生额前那一小撮总是会翘起来的白毛……嗯,手感有点硬,但是很顺滑,摸着就是一只成年大狗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骆逸恩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她在做什么,当即大脑cpu进入过载模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份工作……从某种意义来说真的很辛苦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