闪文书库 - 历史军事 - 忠逆无双在线阅读 - 第九十八章道尽途亦殚 神兵从天降

第九十八章道尽途亦殚 神兵从天降

        残阳似血,积尸如山。经过整日激战,原本三丈余深的护城壕早已被死尸填满,然而曹安所部精兵就像不知疲倦的战争机器,依旧攻势如潮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众军踩踏着同袍血肉奋勇向前时,高高悬在半空的吊桥突然砸落,在汹涌澎湃的人潮中铺开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高克让一声令下,一千铁甲骑在前,两千轻骑在后,将赵检与众臣紧紧护在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昏黄的落日下,这支队伍就仿佛滚滚洪流冲出皇城,往河西郡方向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城内突然闯出一队人马,始终游戈在外围的回褐骑兵瞬间来了精神。攻城破垒的确不是他们的强项,但追击破袭却是他们的看家本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帅,您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化名金池的刘鹏顺着来人手指的方向望去,脸上禁不住浮现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跑?哪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刘鹏双腿猛夹马腹,胯下白龙驹仿佛一道银色闪电破空而去,在他身后万余回褐精骑好似一阵狂风扫过大地,将尚未消融的积雪搅得漫天飞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,敌骑追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克让闻言微微扭头,只见身后回褐骑兵密密麻麻铺天盖地,双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着彼此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对手堪称恐怖的追击速度,高克让骇然变色,万般无奈之下,他只好令副将樊启领一千重甲骑殿后,以期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蜂拥而来的敌骑,樊启自知必死,但却毫无惧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兄们,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我等尽忠报国的时候到了,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樊启言毕,握紧长刀一马当先,其余众骑紧随其后。刘鹏见状,令手下众军兵分两路,一路迂回追击,一路上前迎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西天的最后一抹晚霞已经融入冥冥夜色之中,就在天色暗淡的一霎那,两道洪流轰然对撞,人马嘶吼,钢刀铮鸣,一时间不知有多少悲壮的身影猝然落地,不知有多少鲜活的生命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晚风中,刘鹏泪眼婆娑,他不敢回头,也不忍回头,只好任由凄厉的嘶吼声在他耳边随风而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催马狂奔的高克让突然勒住坐骑,在他前面不远处三五成群的敌骑正快速汇聚,眨眼间一座由半月弯刀搭建的移动堡垒在黑暗中露出嗜血獠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将军,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众臣催问,高克让面色凄苦,一语皆无。赵检见状把眼一闭,没想到大陈百年基业竟会断绝在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众人自感生机渺茫之际,忽见眼前敌骑一阵大乱,紧接着蹄声如骤雨,怒吼似惊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休要惊慌,薛礼救兵到了!话音未落,就见弯刀搭建的堡垒从中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    汹涌澎湃的人潮中,薛礼头戴亮银狮子盔,身披大叶鱼鳞甲,手中一对虎头啸天锤,战马过处金锤飞舞,但凡阻其去路者,稍触即溃,非死即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薛将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薛白虎!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,我们有救了!陛下洪福,天佑大陈呐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众臣喜极而泣的欢呼,赵检竭力挺直微微颤抖的身体,嗫嚅着嘴唇自言自语道:“是呀!确是薛礼,确是朕的白虎将军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检言毕,猛然抽出腰间龙渊剑指敌高呼道:“此战若败,唯死而已,若胜,则尽享富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薛礼救兵赶到,陈军士气大振,在高克让的带领下仿佛一支利箭狠狠插入敌群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幕下,一场惨烈的搏杀就此拉开序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叮,当,哎呦我的妈呀!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厮杀中,薛礼舞动金锤磕飞一名敌将兵刃的同时,顺势一锤又将另外一人手中大刀砸弯,紧接着马不停蹄,一招双峰贯耳,把拦在面前的倒霉蛋头颅打碎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薛礼神威大展之际,冷不防一条镔铁大枪从斜刺里扎到。薛礼见状,左手锤往外磕砸,右手锤作势欲打,不想此时头顶恶风来袭,一柄开山巨斧狠狠劈落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对方利斧来势汹汹,薛礼不敢托大,连忙双膝一点,借战马前窜之力,巧妙摆脱以一敌二的不利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踅转马头,借着微弱的光亮凝目观瞧,只见面前闯出两员敌将,左边是个浓眉大眼的红脸汉,手使一条镔铁大枪,右边是个秃眉凹眼的蓝脸汉,赤发披肩真如厉鬼相仿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三人目光相交,打算再次动手的一霎那,忽听黑暗中有人疾呼一声道:“三位将军,且慢动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峒、孟蛟闻言连忙手托兵刃退在两旁,薛礼听到对方熟悉的嗓音,心头剧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朝贵,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一身金甲的刘鹏倒提龙牙枪缓步而出。时别多年,叔侄二人再次相见,一时竟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许久之后,薛礼大睁虎目,缓缓将一对金锤提至胸前。周峒、孟蛟见状,担害怕他暴起伤人,连忙各自上前将刘鹏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朝贵,你不该来这!何必非要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刘鹏微微颤道的责问,薛礼深吸口气,待心情平复后才缓缓开口道:“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,况且薛礼父母兄弟俱在城中,岂容有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二哥,二嫂他们还在城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刘鹏脸色有异,薛礼淡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战场厮杀,瞬息万变,待我兄弟并力齐上,只需拿下此人,大事定矣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峒言毕,孟蛟抡起开山斧便要上前厮杀。这时,刘鹏突然把脸一沉,冷声喝道:“住手,尔等信口雌黄,置朕之手足于险地,眼里还有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息怒,为了复楚大业,即便有些牺牲也在所难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朕的兄弟相比,这天下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怒吼过后,刘鹏扭头望了眼火光冲天的皇城,急催战马电射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峒、孟蛟担心刘鹏安危,连忙随后赶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目送三人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暗尽头,薛礼紧绷的身体瞬感轻松,热气腾腾的汗水顺着染血的盔甲滴答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一番殊死拼杀,回褐精骑暂时退却,薛礼径直来到天子面前参拜圣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爱卿不必多礼,快快请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番爱卿神兵天降,功在社稷,果真无愧常胜将军之名,等来日驱除异族,剿灭前楚余孽,朕必有重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薛礼谢恩过后,高进在旁迫不及待道:“薛将军,不知此来,你带回多少人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太师话,因战事急迫,薛礼与三千精骑日夜兼程,另有一万精兵三日后可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才三千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薛礼口中言语,不仅高进骇然惊呼,其余众臣也是窃窃私语,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末将虽然只有三千兵马,但只需调度得法,却足保陛下平安。”